四厢

悠悠江上听歌人,不知我意徒悲辛

十七岁,阳光很闪,看到落花总捡起来扯着花瓣算一件事儿会不会发生

十八岁,所谓的新的其实根本一成不变的开始,想着自己只要这么过下去,做着自己喜欢的自己就好了吧

十九岁,原来一切都不是自己想的那样,因为找不到当初的自己心慌

二十岁,一切的以为都只是以为而已

所谓喜怒哀乐不过是自己捏造的定义

想不明白很多事情

听到这首搁浅的心

突然想哭

查访民情的官员,奸伪卑劣,以为对此新政新贵之缺点,最好装聋作哑,一字不提,因为当前诸公并非不知:而对新政之优点,乃予以粉饰夸张,锦上添花。

© 四厢 | Powered by LOFTER